我的夢

中二病时寫的東西。

偶然在郵箱中找到了自己大學寫的東西,中二病啊,但是還是把它 Keep 起來好了,畢竟是曾經的青春啊

中國夢·我的夢

Then I was young and unafraid.

And dreams were made and used and wasted.

There was no ransom to be paid.

No song unsung, no wine untasted

-I Dreamed A Dream

對於星斗市民而言,“中國夢”其實並不重要,它可以是“廣東夢”、“北京夢”、“河南夢”,星斗市民們更多關心的是柴米油鹽,夢並不值錢,要是標上個價格的話,星斗市民們才會關心起來。

生了養得起,病了醫得起,死了葬得起,那便是中國夢。

“中國夢”太泛了。對於星斗市民而言那不過是湖中月,明明近在咫尺,觸手可及,卻就是抓不到。雖然雞肋,但是又挺中國特色的。

以上不過是我的一家之言,閒聊的調侃罷了。

文章標題是中國夢·我的夢,中國夢已經調侃完了,那麼理所當然的就輪到 我的夢 了。

某人,九二年生,籍貫廣東,男,相貌平平,平生最得意的不過就是打球贏了小學生,跑步快過瘸子,吃飯多過瘦子,體重瘦過胖子,身高高過矮子,年幼過年長者,年長過年幼者罷了。

平庸二字是人生的註腳。

平庸者至於我,可謂平庸至極,皆因平庸的有著一個平庸的夢。

平庸的我就和其他人一樣,提起過往就像生銹的水龍頭,話匣子開了也就別指望關得上。

我想大家都寫過“我的夢想是”這個雋永的主題吧?四年級暑假放假前的一天,平時不那麼高的語文老師不知怎的身影變得這麼的高大了,拉黑著滿布魚尾紋的臉,背向漆黑的黑板,手拿著粉筆,小學生看到這廝狀況自然是不敢作聲了,堂內氣氛莊嚴肅殺,小鬼真的成了小鬼,而老師卻活脫鐵筆判官,黑板作她的生死簿,鐵筆割下了暑假的作業,筆筆勾魂,小鬼們叫的那個慘烈,阿鼻地獄也不過如此。判官用她的鐵筆在生死簿上刻下了這麼些字,“作文:我的夢想是……”,那字就是追命符,走到哪,總歸得死啊。出來行,遲早要還。

那一天,小學生們回想起了,受暑假作業支配的恐怖,被囚禁在家中寫作業的屈辱。

暑假作業要是不在暑假的最後一天完成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 林肯·華盛頓

這麼說來,我的暑假作業充滿了暑假作業的意義。

那個晚上我第一次瞭解到了我的中國夢。

我:媽,我的夢想是什麼呀?

媽:你的夢想?你的夢想就是成為一名對社會有意義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純粹的人咯。

我:哈?

媽:哈什麼哈,就這樣寫!

我:哦。

就這樣,我的作文標題就成了我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對社會有意義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純粹的人。

毫無疑問,我的作文標題是最長的。但是同時我的作文也是最短的,因為這些個字就容不下任何的鋪陳,一目了然,沒法往後接啊!寫了個標題作文也就完了啊,以我那時的見識,沒法往下吹啊。就這樣我被老媽抽死了,死了兩次,左屁股和右屁股。這也直接導致了我的夢想發生了變化。

夢是很神奇的東西。在小學時代,它是奧特曼;在初中時代,它是我的初戀情人;在高中時代,它是我死磕的物件;而到了大學,它成了夜明珠,只為貴冑所有。它一直在變化,沒有個型,你要是問起我,夢是啥?我大概會回答,它是個球。

我曾經和死黨討論過夢,我堅持 夢就是個球,而死黨卻堅持 夢它就不是個球。兩個人也就這樣發生了爭執,但是我們是成年人,自然做事也就有成年人的方法,最後我們選擇握手言和,擱置爭議,共同開發。

世界也就是這樣,凡是都有兩個面,人不能片面的看問題,這就好像豆腐腦的鹹甜問題一樣,鹹有鹹的吃法,自然也就有鹹的風味;甜有甜的講究,自然也就有著甜的特色,這事就算你鬧到白宮去,奧巴馬也沒法子給你個說法,您說對不?

看到這裡不要以為跑了題,其實我是在教您一些淺顯易懂的人生哲理,讓你有所收穫,受益終生。您要是問,這和夢有啥子關係,這個中國夢又有啥子關係?

您啊,圖樣,圖森破。

這些個人生哲理啊,和夢,和中國夢都有著莫大的關係呢。

首先,要是沒有中國夢的出現,也就不會有上文提到的夢的出現了,也不會有我的童年的夢的出現了。要是沒有我的童年的夢的出現,也不會有我和死黨關於夢的爭執了,要是沒有爭執,也就沒有那些個人生哲理了。您說,是這道理不?

您又是要問了,這些話和平庸的我又有啥關係呢?

真是朽木不可雕也啊。

中國夢不過是楔子,不僅是我的夢的楔子,還是大家的夢的楔子,這是個契機,從前你的夢或許是個球,但是現在你的夢或許因為中國夢而有了那麼一點改變,或許不是那麼的球了。

至少,我的夢現在有點像個蛋了。

-------------EOF-------------
如果我写的内容帮助到你,方便的话便支持一下
  • 博主: Ian Chan
  • 文章連結: https://iiii.li/2013/my-dream.html
  • 版權聲明: 本網誌所有文章除特別聲明外,均採用 BY-NC-SA 許可協議。轉載請註明出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