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成怪兽的小明

中二病时寫的東西。

刚认识小明的时候,小明是个沉默不语的怪小孩。和同龄的小孩不一样,当别的小孩在外面玩着丢沙包的时候,小明就在他们的旁边看着他们,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很有趣,小明说到。
四年级的时候,小明转到了我的班上。刚来到班上的小明对任何的事情都不熟悉,虽然那时候的我和班上的其他同学一样都在等着小明过来找我们说话,问我们问题。可是没有,他一言不发。每天上课,下课。
小明总是坐在边角的最后一个位置。
不说话的小明成了我们班上的异类。在那时候,异类的下场就是被排挤。
选班长,老师为了展现所谓的民主,就让同学们自己推选一个自己认为合适的人选。结果几乎毫无疑问的都选了小明。那大概是我们班最团结的一次了吧。班长是个吃力不讨好,又麻烦的事情,这是大家的共识,除了小明不知道。
老师问小明,你愿意吗?小明一言不发。老师再问小明,你愿意吗?小明还是没说话。那就是默认咯,老师不耐烦的说道。那么你就是班长咯。
喜悦充满了班上,除了那个小明坐的角落。
五年级是个转折点。
重新分座后,我被分到了小明的旁边,我成了他的同桌。
你好。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除了老师点名回答问题之外。小明都是沉默不语的,不去请教同学,同学也不会找他。仿佛他和同学们之间隔着一堵密不透风透明的墙,看着彼此,喊着话,对方却听不见,没回应。
你好,我回应他。
沉默。
我已经记不清楚是怎么和小明熟络起来的了。仿佛我是他话匣子的那个钥匙,他开始不断的说,上课说,下课说。说太多了被老师点名,写在纸条上继续和我说。
就这样,我和他一起小学毕业了。
一起上了同一间中学。
上了中学,我和他分在了不同的班上。
小明还是班长,不过和以往不同,不是被排挤选上去的,而是自己要求的。
我喜欢上了控制一群人的感觉,他说。
不同还表现在了其他地方。他变得善谈了,不徐不疾的语气说起话来让对方十分舒服,变声后的声带让他说的话更加有感染力,迷倒了一批初开情窦的女生。
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某次和他聊天的时候我问他。
他沉默了。熟悉的沉默。
我心里住着一头怪兽,他说。那头怪兽不断的尝试撬开他的嘴,让他说话,不断地告诉他,他是异类,沉默的异类,他应该和别人一样才对,融入他们,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他终于开口说话了,怪兽成了他的一部分,他开始按照怪兽的想法行动了,融入他们,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我是怪兽,他对我说道。
小明高中去了重点,而我也去了不同的学校。偶尔还是能从同学中听到关于他的事情,他们总是感叹到,小明变了,变好了。
高二的暑假我遇到了他,在公交车上。他滔滔不绝的和我说了很多的事情,他的好兄弟,他新交的女朋友等等。我听着,不敢相信这是小明说出来的话,昨日那个孤僻的小孩尽然变成今天这个善谈的高中生。
我爸妈也说我变了。他说道。
我到站了,和他告别了,俗套的说了一堆祝他前程似锦的话,他也笑着对我说道,谢谢。
下了车,看着坐在最后角落的他慢慢离开我的视线。
怪兽。我脱口而出。

-------------EOF-------------
如果我写的内容帮助到你,方便的话便支持一下
  • 博主: Ian Chan
  • 文章連結: https://iiii.li/2015/xiao-ming.html
  • 版權聲明: 本網誌所有文章除特別聲明外,均採用 BY-NC-SA 許可協議。轉載請註明出處!